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你的对错并不能由多少人反对你来决定

内地新闻 时间:2019-02-07 浏览:
来源:投基家01每当股市走向出现显著变化时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的篇幅虽然不到《证券分析》的一半,但是与后者一样的条理清晰、结构严谨。由于流

每当股市走向出现显著变化时


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的篇幅虽然不到《证券分析》的一半,但是与后者一样的条理清晰、结构严谨。由于流传的范围特别广泛,因此,这本书在证券界获得了更高的声誉和地位。

《聪明的投资者》的原理很朴实,容易应用。格雷厄姆在书中明确区分了投资和投机。投资以透彻的数量分析为基础,而投机靠的则是奇思异想和猜测。早期格雷厄姆曾把投资者分成两类:防守型和进取型。防守型(又称被动型)的投资者坚持自己的教条并由此保证投资的收益;进取型的投资者却通过他对风险的态度获利。按照这个思路,实际上只有防守型或被动型的投资者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投资者,而进取型的投资者只能是投机者。“投机”一词并非贬义,投机意味着额外的风险。“不能承担风险的人应该对自己较低的投资回报感到满意,这是一条古老而正确的法则。从这一点出发,人们又推导出一个普遍接受的观念:投资者追求的回报率或多或少地与他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成比例。我的观点却与此不同,回报率应该以投资者在工作中愿意而且能够付出的智力劳动的数量为基础。”因此格雷厄姆对一个学生说:“只有在没有经过仔细研究和错误判断的情况下进行的投机才是不明智的。”格雷厄姆告诉我们,聪明的投机方法有很多,而愚蠢的方法也不在少数,一个投资者最好能知道两者的差别,或者完全避开投机行为。

在关于每股收益的一章里,格雷厄姆列举了内部人员虚报收入或在复苏阶段尽可能注销损失的所有伎俩。而投资者反击的办法也很简单:把公司在7年或10年中的收益平均化,以此来确定它的真实收益能力。如果平均收益与其他可测因素有联系或有可比性,那么还可以做出更精确的财务分析。在各个不同阶段,股票价格不断波动,低于价值或高于价值,而投资者的任务就是在购买之前确定一个公司是处于上升阶段还是下滑阶段。衡量业绩是有尺度的,格雷厄姆引入了评价公司业绩的6个基本因素:

(1)盈利性,格雷厄姆喜欢用经营收入与销售额的比值作为衡量标准;

(2)稳定性,以最近3年平均的每股收益与10年平均的数值进行比较,没有下降则表示稳定性是100%;

(3)每股收益的增长性可以和道琼斯指数进行对比;

(4)财务状况由公司的债务比例决定,状况良好的公司2美元现有资产中现有负债不能超过1美元,也就是说,债务不能超过现有资产的50 %;

(5)红利分配最重要的是连续支付的年限越长越好,如果数量稳定增加就更好了;

(6)价格历史很重要。股票随时都可能周期性地失去吸引力,造成价格下跌,但是如果一个公司的股价在很长时间内能定期保持增长,这也是很有说服力的。

沃伦·巴菲特读这本书时只有19岁。巴菲特说,读格雷厄姆的书,没有人会感到无聊。这本书为巴菲特提供了一个最重要的经商理念,即“只有在不受感情因素影响的情况下,进行的投资才是最明智的投资”,也就是说,投资不应受感情的影响,没有寄予赢利的厚望,也没有担心有所损失的忐忑不安,更不要随大流,看别人购买自己就盲目地跟着购买。他建议读者要特别注意第八章介绍如何在投资中采取正确的态度,和第二十章介绍在可能性很小的价格上买进普通股票的思想,格雷厄姆把它称为安全度。这两章是所有投资方面的建议中最重要的两条――一个真正的投资者应学会利用股票价格,不论是在股价最高时还是在最低时,他都能够以相对于真正的商业价值来讲较低的价格买进。“为了用三个字揭示正确投资的秘密,我大胆提出了这个概念——安全度。”

巴菲特后来在伯克希尔公司年报中写道,“42年以后,我仍然认为这三个字最恰当。没领会这个简单概念的投资者在90年代初都受到了严重损失。”因此,巴菲特又建议,每次当股票市场的走向出现了显著变化时都应该回头看看这本《聪明的投资者》。“每次阅读,你都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为了说明这本书对他思想上的巨大影响,巴菲特回忆说,有一次,在为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反托拉斯事件作证时,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律师说,巴菲特的观点和书中的某一个段落是有矛盾的。巴菲特反驳说,那位律师引证的那本书是由其他人供稿的第三版,巴菲特背诵的那段不在该书的第一版中,第一版中只包括格雷厄姆和多德的文章。

格雷厄姆晚年的时候常说,他认为刚涉足投资业的年轻人或者一位投资者阅读《聪明的投资者》要比看《证券分析》更有帮助。他还说,读者应该从书中找到对自己有用的观点并在工作中加以运用。他并不认为学生、读者或同行们应该严格地与他的原理或其他原理保持一致。正因为如此,格雷厄姆经常对自己的思想进行检查,提出挑战,每隔5-8年就会对《聪明的投资者》做一次修订。

02

正确对待波动是成功投资的试金石

重温一下本杰明·格雷厄姆如何正确对待市场波动的精辟论述很有必要,它使得我们不至于经常忘记了大师的教诲而迷失了方向。

格雷厄姆认为,在对待股市运动的态度上可以区分出投资者和投机者。投机者的兴趣主要在参与市场波动并从中谋取利润;而投资者的兴趣主要在以适当的价格取得和持有适当的股票。

当股票价格波动较大时,所有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价值也都会有极大的变化。但是格雷厄姆认为,投资者不应太受这些价格波动的影响,除非他已经建立的买低卖高的方法。当他在一个上升的市场买进,并且市场持续上升时,他也不一定是一个聪明的投资者。直至他以好的利润兑现时,那才是真的,除非他肯定不购买股票——一个不可能的故事——或他决定仅在相当低的价位再投资。在一个持续的计划中,不可能实现市场的利润。投资成功与否应该用长期的收益或长期市场价格的增长来衡量,而非短时间内赚取的差价。成功的最好证明在于,在大多数情况下,合理的价格行为将与平均收益、红利和负债表状况很好的改进所伴随。因而在长时间内,一个成功投资的市场实验和普通企业实验趋于一致。

而对于股市下跌和不成功的投资情况则有所不同。这里短期的和长期的影响是有区别的,除非价格跌幅较大,比如,大于1/3,或是反映了该企业地位下降,否则价格下跌对真正的投资者没有太大的影响。在熊市时,许多较好的股也许售价极低,持有者的票面价值也许会损失50%左右.但这不一定说明其将有长期的影响。格雷厄姆以1937年至1938年间大西洋太平洋茶叶公司的普通股为例来说明这一点。

大西洋和太平洋茶叶公司的股票曾于1929年在纽约场外交易所交易,售价最高时达到494美元。但是到1932年跌到了104美元.而该公司的收入即使是在这灾难性的一年.也几乎和以前一样高。1936年,股价一直在111美元至131美元之间波动.然而在1938年的经济衰退和熊市时,跌到了36美元的新低。这个价格低得惊人。这意味着该公司优先股和普通股的总价值仅为1. 26亿美元,尽管该公司刚刚报告其拥有的现金就有8500万美元,还有1.34亿美元的净资产。这个公司,即使不是世界上,也是美国最大的零售企业,多年来一直有良好的收益记录。但是1938年,这个优秀的企业的价值在华尔街被认为比它的流动资产还低,这意味着其营业值比清算值还小。为什么?

第一,连锁企业受到了特别税的威胁;

第二,净利润在前些年有所下跌;

第三,因为股市普遍萧条。

第一个原因被夸大了所以不必去害怕,而另外两个原因则是暂时的。